您的位置bet356体育在线 > bet356体育在线 > > 苏联担心中国成为第二个南斯拉夫那么南斯拉夫曾经干过什么让苏联那么害怕。
匿名
|Tag:bet356体育在线 2015-12-22

苏联担心中国成为第二个南斯拉夫那么南斯拉夫曾经干过什么让苏联那么害怕。

满意答案

网友回答 2019-10-29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走特色社会道路就是不听你苏联的社会公社集体制而走适合本国国情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由于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在20世纪60到70年代南斯拉夫成为东南欧最富庶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南欧一霸南斯拉夫在政治军事经济达到全盛时期由于不走苏联的集体公社制度而是根据自己国情出发走适合自己民族发展的经济道路于是成为南欧最富裕的社会主义国家。60年代的南斯拉夫社会制度类似当代的中国社会制度,国家由工人领导,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但包含融合私有制制度允许发展资本主义和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如出一辙,可以说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就是借鉴了南斯拉夫实行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来发展自己经济的,南斯拉夫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老师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模仿南斯拉夫的社会制度来建设的。

  苏联之所以害怕南斯拉夫就是怕巴尔干半岛出现威胁苏联统治的地区势力,害怕苏联在巴尔干南欧的盟国会步南斯拉夫后尘进而威胁到苏联在巴尔干半岛的统治地位,进而威胁到黑海到地中海地区的苏联霸权。同时害怕南斯拉夫被北约所拉拢成为巴尔干半岛南欧地区的苏联死敌。当时正值冷战时期美苏争霸特别是在欧洲美苏分别领导的北约和华约都想在欧洲拉拢地方国家为自己卖命争夺欧洲主动权,苏联害怕南斯拉夫被欧美势力所拉拢成为威胁苏联在巴尔干半岛霸权的地区力量(当时南斯拉夫是巴尔干地区的霸主南欧第一强国)。所以苏联人在冷战时期大力排挤南斯拉夫,不听话的小兄弟就得被大哥管教(社会上也一样)

  展开全部首先LZ你要搞清楚:斯大林是个独裁者,他出兵“解放”东欧是为了建立听命于苏联的卫星国。当而南斯拉夫却不存在这种情况有一支比较独立的武装部队,那铁托也是个铁腕人物。他岂会心甘情愿去做斯大林的傀儡?!

  还有一点要搞清楚,和今人想当然的完全不同,在战胜希特勒之前,南斯拉夫与“老大哥”苏联之间即已深积十怨:

  苏联与南斯拉夫之间长期存在各种矛盾。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为了维持与美英的联盟,在南斯拉夫问题上就采取了承认,抑制南斯拉夫游击队的政策。二战接近尾声,南斯拉夫从英国回国,面对它与南斯拉夫的分歧对立,苏联出于维护美英联盟的考虑,非但没有力援“南共”,反而从外部施加压力,促使“南共”向作了很大让步。这就为苏南两国两党在战后矛盾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以上十个方面,概括起来说,或者从它的实质方面来讲,是苏联要南斯拉夫服从自己的对外路线,至少不得妨碍这条路线的贯彻执行。另外,当然还有民族利己主义的考虑。

  斯大林是不会尊重人的。南斯拉夫游击队是铁托的宠儿,它在抗击入侵者的斗争中,在建立人民政权的过程中,历史功绩是不容磨灭的。可斯大林却不把它放在眼里,而且当着铁托的面轻蔑地评论这支部队。

  1945年4月,铁托访问莫斯科,与斯大林签订南斯拉夫与苏联友好条约。而在宴会上斯大林在谈到南斯拉夫游击队时曾说:

  “保加利亚军队比南斯拉夫的强。保加利亚军队本来有弱点,军内还有过敌对分子。他们枪毙了十个二十个,一切都解决了。保加利亚军队确实很好——受过训练,纪律性强。你们的南斯拉夫军队还是游击队,没有能力应付重要的阵地战。冬天,德国的一个团就把你们一个师打垮了。一个团对一个师!”随后,斯大林建议为南斯拉夫军队干杯,但是,他没有忘记奚落它:

  “为一个能在平原上打得很出色的军队于杯!”铁托忍着,面带笑容地默默地看着坐在同桌的自己的战友。

  要知道,保加利亚当时是参加了轴心国的,也就是说,保加利亚军队无论对南斯拉夫来说,还是对苏联来说,都是敌军。

  斯大林对南斯拉夫军队的这种态度,早就有所表露。1944年11月,在卡德尔访问莫斯科时,斯大林在相同的场合并且当着南斯拉夫王国政府的代表、原首相苏巴塞奇的面,已有淋漓尽致的表现。

  “我知道这些游击队的数目。他们常常被夸大。”随后,斯大林夸奖了保加利亚军队。卡德尔提醒斯大林,保加利亚军队是一支对盟国作战的法西斯部队,它的整个旧的指挥人员几乎全都原封未动,它不可能马上转变。斯大林则说,它是一支正规部队,一支好的军队,有军官作干部。

  1944年,苏军进入南斯拉夫参加了解放贝尔格莱德的战役。但俄国人以占领者自居,形同禽兽。在苏军驻扎地,不断出现苏联军人侮辱、强奸妇女、抢劫和杀人事件。这类事件有增无减即大大损害了红军和苏联的声誉,同时,也使南共产生了不满情绪。

  据南斯拉夫有关当局所掌握的材料,当时,苏军在南斯拉夫已犯有111起与杀人有关的案件,248起杀人案和杀人未遂案,1024件暴力抢劫案。有几起案件引起了极其强烈的民愤。

  无可奈何之下,铁托决定连同政治局的主要领导卡德尔、吉拉斯和兰科维奇以及南斯拉夫的军方代表佩科·达普切维奇将军和科查·波波维奇将军,一起找苏联军事代表团团长科尔涅夫将军谈一谈。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科尔涅夫以一种极为粗暴和带侮辱性的态度矢口否认,科尔涅夫甚至咆哮说这是那斯拉夫人的造谣中伤!!会见自然不欢而散。

  这件事并没有就此了结。苏联一直把它记在帐本上,到时,再与南斯拉夫“结算”。

  自从苏联派军事代表团到达南斯拉夫那一天起,苏联军官便开始雇佣南斯拉夫人为苏联情报机关工作。苏联人采用了各式各样的手段招募人员,有时利用南斯拉夫人对苏联的景仰之情,有些则运用金钱收买和许诺解决重要的职务,有时则是抓住某人的隐私,威胁利诱。他们这样做,当然完全是背着南斯拉夫当局的。

  如女游击队员杜桑卡·佩罗维奇,20岁,在内务部机要处工作。苏联军事代表团的伊凡·斯切潘诺夫上校盯上了她。从1945年秋开始,上校便与她进行接触,并提出要她为苏联情报部门工作。佩罗维奇说,她必须得到党的允许。上校则坚持说,她不该去问她的上级。上校给佩罗维奇做工作,说在这个问题上应该看得更远

  些,因为做这种工作包含着去完成一个更崇高的目标,要完成更“伟大的任务”。他向佩罗维奇讲述了布尔什维克党内一些著名的背叛事件。他暗示,敌人可能隐藏在最高领导层中,一个人不应该太相信一切。上校还告诉佩罗维奇,如果她答应了,像季米特洛夫这样的领导人会对她的决定表示祝贺的。佩罗维奇告诉上校,她愿意为苏联服务,而南共的负责同志是不会拒绝帮助苏联的。因此,她坚持请示领导。

  说到这里,上校告诉佩罗维奇,在南共组织中,“铁托同志没有什么可怀疑的,目前他的所作所为也都是应该的,但别人的情况就不同了”。

  在南斯拉夫人民军第四军军部工作的苏联军事教官索尔达托夫将军向他雇佣的为苏联情报机关服务的人员声色俱厉他说:

  “南斯拉夫是一个只能依靠苏联才可以生存的小国。解放南斯拉夫的是我们俄国人而不是任何别的人。我们有权要你们做我们所需要你们做和想叫你们做的一切。”

  苏联人做得最成功的,是对南共政治局委员、克罗地亚中央委员会书记安得里那·赫布朗的控制。赫布朗于1942年在萨格勒布被捕。德军对他使用酷刑,他经受不住,背叛了党,答应为乌斯塔沙和德国秘密警察工作。他的档案被送到柏林秘密警察总部。赫布朗在交换俘虏时被放回游击队。当时党组织不了解他在狱中的真实表现,照样重用了他。攻克柏林后,苏联人在柏林的档案中发现了赫布朗的叛党材料。他们据此控制了赫布朗。自然,苏联人没有把赫布朗的有关材料向南并通报。

  1946 年,卡德尔在同莫洛托夫会谈时,告诉苏方,南共正在审查赫布朗狱中的表现。在这种情况下,苏联仍未把赫布朗的材料提供给南共。苏联人保护了赫布朗,因此南共无法掌握有关材料。

  南斯拉夫建国后,苏联向南斯拉夫派遣了不少专家。这些专家的来临,自然对南斯拉夫的建设起了不小的积极作用,但也有不少方面,是南斯拉夫人感到难以接受的。

  第一,苏联专家普遍以“援助者”、“恩人”自居,他们态度高傲,目中无人,使他们的南斯拉夫人感到难以接受。

  第二,与这一方面有连带关系的是,这些苏联专家往往不顾南斯拉夫特点,把苏联的一套强加给南斯拉夫。而等南斯拉夫人提出不同意见时,他们就以权威,以“恩人”自居,强令南斯拉夫人接受。

  第三,派驻联合公司的苏联专家,则更进一层,他们独揽大权,南斯拉夫的同行连查阅帐目的权利都没有。

  南斯拉夫中央认为苏联专家的问题,是与苏联领导交换意见、解决问题的领域之一。

  南斯拉夫专家和苏联专家之间发生了摩擦和误会,双方应该采取措施,消除分歧。

  题没有解决。它成为1948年苏联与南斯拉夫算总帐时南斯拉夫的“欠款”之一。

  1945 年铁托访问苏联时,与苏方达成了建立联合公司的协议。双方根据协议很快建立了若干联合公司。但南斯拉夫方面接着发现,这些合营公司在经济上使南斯拉夫处于不利地位。另外,在公司内苏联专家统揽一切,独断专行,为此,双方发生了无穷无尽的摩擦。

  经济上使南斯拉夫处于不利的例子如多瑙河运输公司。在决定不同国家的货运价目上,公司的苏方董事长是歧视南斯拉夫的。他规定苏联货物每吨公里的运价为0.19第纳尔(38美分),所有其他多瑙河国家的货物的运价为0.28第纳尔(56美分),南斯拉夫货物的运价为0.4 第纳尔(80美分),因此南斯拉夫用自己投资的“多瑙河运输公司”的船只载运自己的货物,不得不多付52%的费用。

  合营的航空公司的苏联专家对待南斯拉夫人民军总政治部主任一事,则是苏联专家霸道行径的一个典型。

  苏联的驾驶员确定他们运载哪些旅客,哪些不予运载,即使旅客预订了机票或购买了机票时,他们也这样干。

  南共中央认为,这个问题到了解决的时候,随即决定:保留航空公司和多瑙河航运公司,其余合营公司全部解散。卡德尔承担了赴莫斯科就此与苏方谈判的任务。卡德尔估计,这次谈判将是棘手的,而且可能是非常磨人的。

  但是,事情出乎卡德尔的预料。卡德尔见到斯大林后,才一张口,斯大林便打断卡德尔的话,说:

  仅不必要,而且经常只会成为绊脚石。南斯拉夫不是罗马尼亚。我们与罗马尼亚开

  办了一系列合营公司。罗马尼亚没有参加反希特勒联盟,而南斯拉夫曾是我们的盟

  国。因此,最好是解散这些公司。”卡德尔听罢马上明白,斯大林已经晓得了卡德

  在1946年春,铁托访问莫斯科时,开始就苏联向南斯拉夫提供经济援助及签订贸易协定问题与苏方谈判。后来,两国各种级别的代表具体商谈细节,直到1947 年初,谈判仍在进行。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双方对若干原则问题谈不拢。南斯拉夫人感觉到,他们在经济上处处吃亏。

  苏联在谈判中坚持三项原则:一、一切东西不能无代价提供;二、支付的方式和金额由苏方机构决定;三、以美元为核算单位。

  例如,1947年吉拉斯与苏联外贸部长米高扬会谈时,南斯拉夫方面要求苏联方面把留在苏占区的火车车厢交给南斯拉夫。这些车厢是战时苏联作为战利品从南斯拉夫运走的。苏联的铁轨宽,那些车厢苏联无法使用,米高扬听罢问:

  “你们考虑过没有,按什么条件,以什么价格我们把这些车厢交给你们?”吉拉斯说:“很简单,你们作为礼物赠送给我们!”米高扬听后干脆说:“我管的不是礼品,我管的是贸易。”在1947 年卡德尔会见斯大林时,卡德尔要求苏联帮助南斯拉夫建设一所炼铅厂、一所钢铁厂,并请苏联帮助南斯拉夫开采石油。斯大林

  说:“我们将以贷款的方式向你们提供这些东西,同时还拟派遣工人和专家去帮助你们。你们应该以货币或任何你们能够拿出来的东西进行偿还。”他最后笑着说,“无论如何,我们总得从你们那里得到一点报酬。”后来,苏方决定向南斯拉夫提供1.35亿美元的物资贷款,向南斯拉夫供应重工业设备。但南斯拉夫很快就发现,

  苏方提供的这些设备制造的时间表长得令人吃惊;另一方面,苏方提出的南斯拉夫偿还的物资,都是国际市场上的抢手货,算起来南斯拉夫并不合算。

  在贸易中,苏联方面坚持按世界市场价格进行结算,而南斯拉夫人则认为,苏联这样做是不对的,因为如果坚持这一原则,南斯拉夫作为一个不发达国家,会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它的较低的劳动生产率将迫使它为苏联这一发达国家提供超额利润。但南斯拉夫人又不可能公开反对苏联的主张。因为南斯拉夫人认识到,苏联的

  苏联人不尊重南斯拉夫的文化,有时连表面文章都不做,这使南斯拉夫人在自尊心上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苏联对自己的文化的“宣传”方式,令南斯拉夫人难以接受。他们不断地要南斯拉夫人增加俄罗斯歌曲的广播时间,尽可能多地上映苏联的剧目。

  这搞得南斯拉夫人大为不满。他们在私下说:我们一贯尊重果戈里、奥斯特罗夫斯基和高尔基,但一定不让苏联三等现代剧在南斯拉夫剧院里泛滥成灾。苏联的电影更是洪水般涌入南斯拉夫。非但如此,苏联电影还索取高价,以表现其价值。南斯拉夫从劳伦斯·奥利维尔那里花2000美元租到了《哈姆雷特》,而租苏联一部不知名的片子《一个苏维埃谍报人员的功绩》则需付2万美元。

  南斯拉夫的报纸一时成为苏联新闻局重要的宣传工具,南斯拉夫的出版社也得不情愿地出版苏联的各种书籍。到1947年,苏联的书籍在南斯拉夫出版约2000种。

  这当然谈不上对等交流。苏联报纸也刊登一些南斯拉夫人,包括某些领导人的文章,但一是这种情况不多,二是这些文章又大多经过了删改,铁托的文章也不例外。南斯拉夫的书,苏联也翻译出版了。多少呢?两种。

  再说第八怨: 其实铁托也不过是一个受民族沙文主义思潮影响很大的马列主义者。在二战之后铁托企图建立以南斯拉夫为核心的巴尔干联邦和多瑙河联邦,以及企图控制和吞并阿尔巴尼亚。在这方面,铁托与斯大林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从1946年开始,随着东欧和巴尔干国家之间关系的升温,建立“多瑙河联邦”被提上日程。南斯拉夫和保加利亚建立联邦的谈判,只是这些国家亲善关系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少国家的政府

  波兰领导人一连几次向铁托发出邀请。哥穆尔卡的说词最耐人寻味。他说:“波兰的政局很困难,轶托元帅有道义上的责任同波兰人民讲讲话,因为南斯拉夫在波兰享有深厚的同伴感情。”铁托实现了对波兰的访问,并且受到了人民群众盛大欢迎。

  随后,铁托又访问了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在匈牙利,出来欢迎铁托的有几十万人。

  罗马尼亚也向铁托发出了邀请,尽管罗马尼亚领导人安娜·波克是极端亲莫斯科的。在罗马尼亚,欢迎的场面出乎人们的预料:50万人在风雪之中夹道欢迎铁托。

  随着铁托的出访,南斯拉夫影响与日俱增。这种亲善关系的继续,当然是斯大林不愿意看到的。

  开始,苏联领导,包括斯大林在内,对阿尔巴尼亚情况知之甚少,另外,对那里的事也不大关心,偶有所需,往往通过南斯拉夫贯彻自己的意图。但随后,苏联加强了自己在阿尔巴尼亚的存在影响,大有取代南斯拉夫人的势头。

  1947年12月,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斯彼鲁·纳库自杀身亡。死因是这样的:纳库生前主管经济工作,他提出阿尔巴尼亚应当获得独立发展的自由。他的这一观点是针对南斯拉夫的。他的立场立即受到了大多数中央委员的批评,其中对他批评最严厉的,是党的实权人物科奇·佐治。

  党的主席和政府主席恩维尔·霍查也加入了批判的行列。纳库最后被开除出党。他孤立无援,在宣布被开除之前自杀。

  在此背景下,莫斯科来了通知,邀请密洛凡·吉拉斯或其他领导人去莫斯科就阿尔巴尼亚问题进行磋商。

  吉拉斯事后写回忆录:“起初,我把这看成是对我的特别信任,是对南斯拉夫关于阿尔巴尼亚政策的赞许的最高表示。但第二天,在我起草这份电报时,我又想到:将来他们会不会利用这汾电报反对我国政府?所以,我谨慎和简短地写了几句:吉拉斯昨天抵莫斯科,在当晚会见中,双方认为,苏联政府和南斯拉夫在阿尔巴尼亚问题上意见完全一致。”这份电报并没有拍到南斯拉夫。

  在此之后,阿尔巴尼亚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积极主张加强南阿联系的科奇·佐治作为“铁托分子”而被枪决,阿尔巴尼亚也成了反对铁托的急先锋。

  斯大林要干什么?斯大林看出来了铁托桀骜不驯、不听指挥,打算建立对南斯拉夫的包围网,必要时用武力把铁托“处理”掉换个听话的人上台。

  在斯大林看来,服从他斯大林是天经地义,而铁托不驯眼的做法简直是触犯了“天条”。